鬼方妫祊

杂食使我快乐

一定会赢!!

deku是世界的珍宝:

多的不说了,和阿月一样,加抽89RMB

如果出久进八强,我就把绯闻肝完。

我之前说出久海选进,就把《绿谷出久灵异事件簿》更完。

这一次也是一样,进八强,我把绯闻更完。

四强,《绝地扣杀》更完。

第一,所有的坑填完。

月刺啾啾啾啾啾啾:

投了出久真爱票的可以在这一条评论下面点梗
看清楚是16进8的真爱票
我选了梗的希望能看到你的真爱票截图
如果出久赢了
我会在这一条下面的评论抽一个真爱票送99r
请附上真爱票截图
喜欢出久的都转一转吧,拜托了

病名为爱 3(abo向)

三日鹤abo

精神科医生爷×精神病(?)球形关节人偶师鹤

未来架空paro

鹤丸国永看上去像个乖巧的孩子。

但他并不是。

鹤丸国永像一只白鹤。对于白鹤来说,无论什么都比不过自由。白鹤是在湛蓝天空自由飞翔的上天宠爱的生灵,应该在月下的平静湖泊中舒展着洁白的羽翼,优雅地在水中漫步,高傲地仰起头平静地凝视着天上的明月,而不是像被圈养的家禽一般被成群地关在笼子里,又脏又臭地被人囚禁着,无奈地等待被人宰杀的命运降临在自己头上。

十七岁的鹤丸国永看着坐在对面笑容可以称得上谄媚的同龄男生,姿态优雅地低头看着自己在用小瓷勺搅拌的还在溢出热气的蓝山咖啡,笑容恰到好处地挂在脸上,如同金色满月的眸子里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讥讽。

百分之七十五的契合度啊……并不算高,但也不低了。

但是这并不能让他满意,毕竟对方可不是冲着这点契合度来的,而是冲着这他五条长子的身份来的。

坐在他对面那面容勉强可以称的上是俊朗的同龄少年扬起自认为阳光开朗的笑容,开口问道:“五条同学你考虑得怎么样?”

值得讽刺的是,这个人还是他的同班同学。鹤丸是姓五条不错,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在外面正式的名字是鹤丸国永 而不是五条鹤丸。

面前这个男生家中有一个不大不小的企业,现在正在事业上升阶段,如果这个男生成功和鹤丸匹配,那么他家中的企业前程必将一片光明。

可是啊……这个男生平时在学校虽不算趾高气扬,但是平时和同学相处的时候,总会不经意间流露出高人一等的样子。

鹤丸国永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咖啡,看向男生,在男生殷切的目光中叹了口气,声音里带着疏离的笑意:“佐藤君,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这……这么早就下定论不够明智啊,五条同学。”佐藤明显慌了神。他的父亲在他与鹤丸国永见面之前就叮嘱过他,一定要把鹤丸国永与他的关系确定下来,这样家中的企业就可以因为得到五条的提携而平步青云,前途一片光明。

“我记得佐藤君在学校都是叫我国永同学的。”鹤丸笑着看向额头直冒冷汗的佐藤,“我可没有说过我姓五条啊。”

鹤丸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好学生,成绩优秀的他性格活泼开朗,喜欢恶作剧,但是每次被他恶作剧的同学都生不起气,因为他永远都会在恶作剧之后笑嘻嘻地和你道歉:“吓到你了吗?哈哈哈,抱歉抱歉。”他眼中的真诚让你生不起气,因为鹤丸的恶作剧都是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所以大家都是说他几句就没了脾气,老师对于这个成绩优异的学生也宠爱得要紧,只要不是闹出什么大事都随他去闹。

在大家眼里鹤丸是一个活泼阳光的喜欢开玩笑的优等生,无论和谁相处都没有任何优等生的架子,但是那不过是他们看上去的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心里住着一只鹤。没有人知道。

白鹤是如此高傲自矜的生灵,怎么可能屑与被尘世的污浊所束缚。

“嗒。”鹤丸国永放下咖啡杯,金色的眼睛似笑非笑地撇了眼佐藤并站起身来,“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失陪了。再见,佐藤君。”没有理会佐藤急切的挽留,鹤丸国永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偏僻的咖啡馆。

“无聊。”鹤丸国永喃喃道,走出了咖啡馆所在的小巷。

“三日月你的专业课又是优吗?”小狐丸漫不经心地翻看着手中的书,听见坐在他对面的三日月轻笑,忍不住说道,“你这个专业的优有多难拿你知道吧?鸣狐说骨喰都是勉强才拿到的优……你是不是又旷课了?”

“嘛。”三日月宗近看向窗外,坐在咖啡馆二楼的落地窗旁可以将外面的景色看得清清楚楚。三日月看了一会儿,又转过头对坐在小狐丸身边正在吃蓝莓慕斯的包丁藤四郎笑眯眯地说道,“这里的点心怎么样?”

“还好……”包丁藤四郎嘴里嚼着蛋糕含糊不清地回答。

“包丁你……”小狐丸有点无力,“你一期哥说过不准你吃这么多甜点的……等一下鸣狐来接你的时候我又要被说了。”

三日月宗近倒是淡定地喝了口热茶,顿了顿,才又开口道:“说起来,你和鸣狐的事,确定下来吗?”

“啊……这个倒是已经确定了。”小狐丸愣了愣。包丁在一旁接口说道:“是药研哥帮的忙哦。”

“哦呀,这样啊。”三日月宗近笑了,“哈哈哈,药研侵改AI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啊。”因为是在包厢里,而且这家店墙壁的隔音效果也很不错,所以三日月宗近才会这么丝毫不在意地说出来。

鸣狐是小狐丸的恋人。小狐丸一直喜欢着鸣狐,虽然两人一个是alpha一个是omega理应可以结合,但是因为政府那边智能AI对两人契合度的检测一直不满结合最低标准的百分之五十而不允许他们结合,所以两人一直没有公开恋情。毕竟两人的家族都是名门望族,如果强行违背智能AI的决定不仅会引起政府的不满,还会在民众中留下大家族因恃权而无视法律的不良印象。虽然三条并不惧怕政府,但是民如水般能盛舟亦能覆舟,聪明的三条家绝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威胁撼动到三条家的利益与深厚的根基。

“修改到了百分之七十二。”小狐敛眸喝了口咖啡,语气淡淡,“毕竟之前的契合度那么低,太高话容易出纰漏,而且这样即使被发现了政府那群老家伙也说不了什么。”

“三日月。”包丁终于吃完了甜点,抬起头问道,“鸣狐和小狐丸这样子,算不算你们说的爱氏综合精神征?”

“并不是哦。不一样的。”三日月看上去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小孩子不需要知道这么多,不然以后会吃不到点心的。”看见包丁吓得一张小脸大惊失色,三日月不知为什么心情好了一些,但是只不过一瞬就又沉了下去。

其实在这个时代,像因两情相悦而结合的人并不在少数,他们是幸运的,至少是在互相喜欢的情况下服从政府的安排在一起。而小狐丸和鸣狐的契合度虽然没有达到足够的数值,但是至少他们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而那些契合度不足又两情相悦的人可没有这么幸运,如果在政府勒令他们分开的三个月之后他们还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感情,那么有一方必须依照政府的安排强制进入医院治疗,直到双方中有一方放弃这一段不合格的感情并另外接受智能AI安排的新伴侣为止,或者在医院的一方已经被治愈爱氏综合精神征。

荒谬绝伦的事情。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在自身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只有一个方法了。

让自己不爱上任何一个人。

我这辈子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

三日月宗近这么想着。

在鸣狐找来之后,小狐丸带着包丁和鸣狐离开,临走前叮嘱三日月即使不想去上课偶尔也要去签个到,不善言辞的鸣狐也点点头,表示骨喰最近想找他。三日月笑着应下,目送着小狐丸和鸣狐牵着包丁的手渐渐走远。直到看不见他们的背影了,三日月才理了理围巾,转身向一个方向走去。

三日月很庆幸今天的天气并不恶劣,因为如果下雨或者下雪的话那家喜欢的茶叶店会关门。如果不是家里的茶叶都喝完了要出来买并很巧地和小狐丸偶遇,说什么他都不会浪费好几个小时在咖啡馆里坐。相对于苦涩浓厚的咖啡和精致好看的西式甜点,他还是更喜欢颜色清亮味道温和的茶和并不十分甜腻的和菓子。不过今天天气这么好,那家卖和菓子的小店应该也在营业吧?说起来那家店的老板还是三日月的老相识,不知道他最近有没有推出最新口味的和菓子。

这么想着,三日月拐进一条阴暗的小巷。这是通往茶叶店的必经之路,冬天的阳光钻不进来,小巷里到处都是积水和杂物。

小巷还有一个岔口,里面是一条死胡同。死胡同比小巷更加阴暗,不过三日月并没有心思去理,因为再过一个小时茶叶就要关门了,如果买不到茶叶三日月今晚就得喝白开水了。

三日月记经过岔口的时候,死胡同里穿出了说话声。声音不大,隐隐约约只能听到“五条家”、“国永”、“标记”这几个词。

“啪嗒。”一滴雨水落在三日月脚边的水坑里。

“下雨了啊。”三日月愣了愣。今天茶叶是买不到了,估计到了地方也是得吃闭门羹。没有茶那和菓子也没有意义了。

三日月犹豫了片刻。

“嘛…………真的是。”三日月叹了口气,走进了死胡同,“既然买不到茶叶了,那就让我看看是谁这么倒霉吧。”








   ———————————————————————————

本来还想继续写但是没有灵感,讲真的我现在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感觉婚姻契合度这个梗还挺多人写过?2333333……下一篇随缘了,现在思路很乱。不过总之,感谢观看。

病名为爱 2(abo向)

三日鹤abo

精神科医生爷×精神病(?)球形关节人偶师鹤

未来架空paro

如果你生活在一个将爱情定义为精神疾病的世界,你会如何?

在三十一世纪,科技高速发展,人类婚姻依靠智能AI根据人类契合度匹配。

在此时,千年前人们所崇尚的感情“爱”已经被医学界判断为精神疾病。这种病全称为爱氏综合精神征,临床表现为情绪波动大、病人精神状态极不稳定。自从这种病被发现,不知有多少人毁了一生。

三日月宗近走在医院的走廊上,低头翻看着病历,边走边问:“做了例行检查没有?”

森下跟在三日月宗近身后,波澜不惊地回答:“没有。因为病人说他还有事,所以要求推迟检查的时间。”

“推迟到什么时候?”

“他说看他心情……”森下看着三日月宗近停下来的步伐,识相地闭上了嘴。

三日月宗近转过身看着森下,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的表情令人猜不透:“这里可是医院,病人说什么你们就听什么,要你们有什么用呢?”

森下看着三日月宗近,低声回道:“抱歉,可是这是院长的安排,三条医生。”一滴冷汗顺着他的脸悄然滑落。在整个医院,最不能惹的,莫不过就是三日月宗近。

明明有着令人瞩目与惊艳的容颜,但却被传闻是某个大家族的继承人,不知为何来到这里任职,年纪轻轻就当上主任,虽然平时都是笑眯眯的,却没有人敢得罪。

不仅仅容貌过人,能力也是别人远远不及的。

如今他见过的,容貌能与三条医生并肩的,只有那位了……

刚刚来到医院的,那位神秘的病人,鹤丸国永。

说是病人,可是身上一点都看不出有精神疾病的样子。

也难怪……有这种病的人,有多少个初次看上去不正常的?森下暗自摇了摇头。

“院长说的啊……哈哈哈。”三日月宗近笑得爽朗,“那麻烦森下你去和院长说一声,等我忙完这位病人的事,就去找他一趟。麻烦你了。”

“是。”

三日月宗近依旧是笑眯眯的表情,淡然地看着森下离开,然后转过身,继续向目的地走去。

鹤丸国永吗……如此受小乌丸重视的病人,倒是第一次遇见啊。

鹤丸国永,男性omega,二十三岁,在一次家庭健康检查中结合之前生活的状态被怀疑患上爱氏综合精神征,在确诊后被父母送来这里——国内最有名的爱氏综合征治疗医院——爱氏综合精神征研究中心,希望他得以愈全。

但是啊……没有这么简单的啊。

爱氏综合精神征是目前令人类最为无奈和头疼的疾病,在患了艾滋病和患上感冒一样好治愈的现世,爱氏综合精神征正如千年前的艾滋病一样 令人们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艾滋病是由病毒引起的身体机构缺陷疾病,可以通过药物进行治疗,可是爱氏综合精神征不一样。

这是精神疾病,说白了就是心病,不可能通过药物进行治疗,也不可能用药物治疗好。

爱氏综合精神征有高达百分之九十的死亡率,而死者大部分是自杀,还有小部分是因为郁结于心而导致身体机构崩溃。

即使是他,也只是能稳定病人的情绪,尽量降低自杀自残率而已。

爱氏综合精神征是一种很荒谬的病。

但是想要治愈这种疾病的想法更加可笑,也更加可悲。

想要得到得不到的东西,久久的求而不得,也见不到想要见的人……进而渐渐变得焦虑忧郁,精神状态极差。

爱氏综合精神征……无论是千年前话说现在,病因都只有一个。

爱上了别人。

而在这个视爱情为洪水猛兽的时代,婚姻都是靠智能AI匹配,怎么可能容忍得了爱情的存在。

治愈这种病的唯一方法,就是让病人不再爱自己所爱的人。

但是这可能吗?在情感稀薄得可怜的今天,放弃自己心中的信仰。

那还不如一直沉沦下去,直至死亡。

三日月宗近缓缓勾起一个饶有兴味的笑容,慢慢的向病房走去。他那有着和夜空一样深沉颜色的眼中,那抹本就明亮的金色弯月愈发耀眼。

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别人的悲喜,也是一种趣味啊。

那么……鹤丸国永?

你将带给我什么样的惊喜呢?以你神秘的姿态。

我很期待。

鹤丸国永坐在工作台前,就着明媚的阳光,神色安详而淡然的看着手中快要成型的粘土,左手握着的刻刀灵活地在粘土上游动,片刻便刮下了一片厚厚的粘土,原本看不出形状的土块一眨眼就显露出了流畅而优美的线条。

鹤丸国永的工作台很大,直径一米五的楠木桌子靠在一米宽的窗子的正前方,初春微凉的阳光透过透明的玻璃温柔地抚上鹤丸国永的上半身,为他苍白的脸庞添上一分生气。

“勾线笔放在哪儿了……”鹤丸国永边喃喃边翻找着自己的工作台,然后手一顿,“啊,找到了。”修长却比脸色更加苍白的手捻起细长的深蓝色勾线笔,在调色盘上沾了沾,便在粘土上画了上去。

“叩叩叩。”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响起,鹤丸国永正在勾线的手猛地一抖,差点毁了即将勾勒好的完美图案。正握着笔的手指紧紧地捏着笔杆,原本就不红润的指尖微微泛白,表现出手指主人的极大不满。

静了一瞬,鹤丸国永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物件,微微闭了闭眼,然后迅速睁开,深吸一口气,才开口道:“请进。”

红木双扇门被打开了一半,年轻的beta护士探了个头进来:“国永先生现在方便吗?您的主治医生想见见您。”

鹤丸从转椅上站上起来,笑着对护士点点头:“麻烦了,请他进来吧。”

护士往走廊外退了两步,转过头说道:“三条医生,请进。”

鹤丸还没有反应过来,三日月走进了病房,温和地笑着,眼中却闪过一丝诧异。

这个鹤丸国永……意外的长得不错。

金色如同满月的眸子并不失灵动;五官甚至可以与三日月媲美;发色是纯粹的白色,后脑的发丝稍长而微翘,暖黄色的阳光撒在上面,给他染上了一层温暖而耀眼的颜色;唯一不足的只有他的肤色略过苍白甚至是有些透明,手腕处的静脉血管要比正常人明显很多。

鹤丸国永也在打量着三日月宗近。

长得不错啊。鹤丸国永默默地想着。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比他差,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面前这个男人的气质实在是比他好太多。

沉稳,优雅,有风度。

“你好,国永先生。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你可以叫我三条医生,也可以叫我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的表情并没有受到思维的影响,温和的微笑恰到好处地浮现在脸上。他向鹤丸伸出右手,看上去挑不出一丝毛病。

“……叫我鹤丸就好。”鹤丸国永犹豫片刻,还是轻轻握上了三日月宗近的手。

客套了几句话,三日月宗近开门见山:“鹤丸为什么没有去做例行检查呢?”

“啊……我在工作。”鹤丸轻笑,眼底一片漠然,“我不是很喜欢我在工作的时候被人打搅。当初我答应我家人来这里的条件是除了特殊情况,没有任何人可以限制我的任何自由。”

“是吗?那么真是抱歉,打搅到你做事了,哈哈哈。”三日月宗近微笑。

鹤丸也微笑。

真的是完全没有任何诚意的道歉啊。

“哪里哪里,不碍事。”可是必要的客气还是要有的,鹤丸在心中叹了口气。

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

看来完全不记得我呢,三日月。

待三日月走后,鹤丸坐回到工作台前,心不在焉地捻起勾线笔,苦笑着,继续刚刚没有完成的事。

可是我还记得你。

而且一记就记了好多年。















     —————————————————————————

感觉越写越乱了怎么办😂😂
我现在有点慌
说实话你们看得懂吗(捂脸)

病名为爱 1(abo向)

三日鹤abo

精神科医生爷×精神病(?)球形关节人偶师鹤

未来架空paro

我觉得其实我才是那个神经病😓

灵感来自《病名为爱》

三月的风是可爱的,前提是在晴天。

初春的天空碧蓝如洗,蓝得干净又纯粹,如果仔细去看,却又看不出什么来,甚至还会让人觉得有点恍惚。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天空中不时有北归的飞鸟路过,尽情地翱翔着,不知疲倦。

空气还是微冷的,似掺着薄荷,却又有着比薄荷更冰冷的味道——嗅不出来的,只是那凉凉的感觉会在鼻腔肆意蔓延,将你仅有的一点困意噬咬得一无所剩,只留下属于初春的微微寒意。街道边的初雪已经开始融化,洁白无瑕的雪堆积在道路上与乌色的石砖相互衬托出令人无法忽视的色调,在并不温暖甚至可以说带着微凉温度的暖黄色阳光下慢慢融化成透明的液体,缓缓地顺着石砖的缝隙流向不知名的地方。

正是清晨,一名穿着白色大衣的女子看见迎面走来的年轻男子,哈出一口热气,热情地打了个招呼:“三条医生,早啊。”

身材高大的男子微微颔首,绀蓝色的短发随着他的动作轻晃着,左侧稍长的发丝随风贴在他的脸上。

“早上好,入江小姐。”三日月宗近微笑着站定在入江小姐的面前,“是刚值过夜班吗?辛苦了。”

入江小姐笑得眯起了眼睛:“啊啦,您太客气了,三条医生。您看上去很精神啊。”

三日月宗近表情不变地回答:“嘛,毕竟早晨是一天最美好的时候呢。哈哈哈,是吧,入江小姐?”

入江小姐点了点头,微微鞠了一躬:“我还有事,那么先失陪了。”

“再会。”三日月宗近仍是云淡风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向前方走去。

“……真是吓死我了,一大早就遇见三条医生。”入江小姐看着渐渐走远的三日月宗近,抬手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冷汗,然后仰起头眯着眼望向距离她百米远的高高的白色建筑,“真是佩服他啊。毕竟,不是谁都能像他一样,天天在这种地方工作还能这么淡定,并且能取得这么大成就的啊。真的是……了不起的alpha呢,三条医生。”入江小姐朝冻僵了的手哈了口气,理了理围巾,匆匆离开。

三日月宗近在走入那栋高高的白色建筑之后,一边走向电梯,一边回应着人们的问候。

“早上好,三条医生。”

“早。”

“三条医生早呀!”

“早。”

三日月宗近维持着自己温和又疏离的微笑,走进了电梯。跟在他后面的另一个男医生抱着病历夹,毕恭毕敬地向三日月微微躬身,然后站直,语气冷静地开口:“早安,三条医生。”

“早,森下。”三日月宗近还是那副笑容。

“现在向您报告昨晚的情况。”森下打开了病历夹,语气淡漠,“一至二十五病房一切正常,二十六病房的病人昨夜23:47分病发,三级抑郁,今早凌晨0:02分因压制无效注射镇静剂,预计下午17:25分醒来。三十五病房的病人……”

“好了。”三日月抬了抬手,漫不经心地看了看电梯里的镜子,“这些事情交给其他医生就好了。医院雇用他们不是让他们只来打镇静剂的。还有什么事吗?”

“叮————”电梯的门开了,三日月宗近大步跨出电梯,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还有一件事——”森下跟在他的后面。

“嗯?”三日月宗近将外衣脱下挂在衣架上,又取下白色大褂,对着穿衣镜穿上。

“今天院里要进一名新病人……”

“嗯。”三日月宗近颔首表示他在听,修长白皙的手指慢条斯理地理着有些乱的衣领。

“是小乌丸院长亲自吩咐对这名病人开启vip服务的。”

“……”三日月的手一顿。过了几秒,他才慢悠悠地拿起放在眼镜架上的金丝边眼镜戴上。

“并且将他分配到您的管辖下。”

“……哈哈哈,真的是……”三日月宗近转过身,发出了标志性的笑声,“院长他有说什么吗?”

“并没有,只是说让您好好照顾他。”森下又翻了一页病历,“病人叫鹤丸国永,是一名男性omega。”

“是吗…………”三日月宗近沉吟片刻,“我去看看吧,你不用跟着我了。他在几楼?”“七楼。”

三日月宗近眯了眯眼睛,眼中的两弦弯月更加饱满了。

来到这里的,可基本都是异类。

嘛嘛,不管如何,鹤丸国永 ,欢迎来到爱氏综合精神病症研究总部。

爱啊……爱……一个在千年前多么流行、多么泛滥的字啊。

现在是西元3071年。

欢迎来到“病名为爱”的世界。

——————————————————————————————
啊啊啊啊我快写疯了!!一个晚上没睡!!

文章大纲估计是在千年后的世界,“爱”已经被归为精神病的世界。

大纲……大纲……我尽量今天发出来……我现在好困……我要去睡觉…………

困困困

辣鸡文笔多多包含

破二十赞的文

玩儿大了,好吧,我承诺的过二十赞的文来了。

本人辣鸡文笔,各位大佬体谅体谅我。

限定首尾文,cp为法医三日月宗近and特警鹤丸国永。

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当鹤丸国永在午后的图书馆醒来,睡眼惺忪地看着安安静静坐在他对面看书的人时,他恍惚的想着。也许在鹤丸国永眼里,一见钟情并不只是指第一次见面,而是指每次睁开眼看见心爱的恋人的感觉。

察觉到他过于灼热的目光,对面的人摘下金丝边眼镜,抬起头来。

鹤丸国永看见那个人盛着弯月的绀蓝色双眼里映出了两个小小的自己 。

“鹤哟,”三日月宗近放下手中的人体结构书,伸过手来揉了揉鹤丸国永有些凌乱的白色发丝,笑眯眯地开口道,“已经下午三点了唷。”

“啊呜————”鹤丸国永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三点了啊……我睡了多久啊老爷子?”

三日月宗近仍是笑眯眯地,没有说话,等鹤丸伸完懒腰,才悠悠地道,“今天天气不错啊,是吧?”

“是是————”鹤丸连声应道,心中无奈。

“鹤明天好像有任务?”三日月问道。鹤丸点点头,不禁抱怨道,“说什么要参加一次追捕行动……真是的,好不容易闲着……三日月你最近倒是闲得很,莺丸没有找你去喝茶?”

“哦呀,莺丸啊…………”三日月淡定的喝着保温杯里的热茶,微微一笑,“大包平最近接了一个连环凶杀案,他组里的法医是个刚刚毕业的本科生,忙不过来,莺丸就去帮忙了。”

“那你呢?”

“哦呀,鹤是忘了吗?”三日月放下保温杯,笑吟吟地看着鹤丸,“老人家我刚刚帮一期破了案子,现在药研过去了老人家我才能歇歇啊。嘛嘛,人老了总不能一直干活吧?”

……可是你今年才三十不到。

鹤丸忍着没有说出声。

他能有什么办法,恋人是一个正值青年赫赫有名的顶级法医,看似俊美温和但实际上却是一个智能手机都用不好的标准老年人。

啊,好绝望。

可是自己的恋人总得留点面子是不是?

“……三日月。”

“嗯?”

“为什么我们好不容易约一次会偏偏要来图书馆的自习室啊!”鹤丸疯了。

“嘛嘛。”三日月不紧不慢的解释着,“我看见鹤看起来很困嘛,叫你回去睡觉你肯定又不肯,我知道你一来图书室就犯困,就带你来这里睡觉了。鹤哟,难道你在怪老爷爷老了,都走不动了?”后面的一句话,竟然还带上了一丝丝委屈。

“…………我的错我的错。”鹤丸国永,完败。

“…………三日月。”鹤丸放轻了声音。

“嗯?”

鹤丸漫不经心的翻着实木书桌上的书,轻声道:“过了这次任务我有一个长假,到时候我们去散散心吧?”

“鹤想去哪里?”三日月的手翻过一页书。

“意大利?”鹤丸想了想,“老爷子你不是很喜欢茶点么……那就去意大利尝尝意大利的点心吧。”

“我听鹤的。”三日月笑笑。

安静了半分钟。

“……”鹤丸泄了气似的趴在桌子上,“好无聊。”

顿了顿,鹤丸坏笑着接近了三日月宗近,挑起三日月的下巴,“哟,长得不错,要不要跟鹤去快活?”

三日月微笑:“喝茶还是解剖?”

鹤丸:“…………”

三日月宗近人生爱好之三,喝茶,解剖,鹤丸国永。

三日月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将他拉近,微微一笑,凑近了他的脸,轻声道:“还是……吃你?”

鹤丸眼前突然间放大了一张俊脸。他愣愣地看着三日月眼中的新月,心脏砰砰地跳着,一时竟不知所措。

“鹤哟。”三日月笑眯眯地看着自家恋人,“脸红了啊,哈哈哈哈哈。”

“……”鹤丸不自在的转过头去,嘴硬的应道,“热的!”

哦呀,可是鹤哟,现在是秋天啊。三日月仍是笑眯眯地没有说出来,给鹤丸留足了面子。

真是的老爷子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鹤丸转过头,耳尖发烫。

“……鹤哟。”三日月合上手中的书,抬眼认真的看着鹤丸。

“……怎么了。”突然正经什么的好吓人啊。鹤丸默默的想着。

三日月看着他,顿了顿,道:“等你回来……我们就去结婚吧。”

“……”

“鹤?”三日月看起来还是那副笑眯眯的老年人样子,但是——怎么可能不紧张。

“……真是的。”鹤丸别扭的小声喃喃道,“哪有这么求婚的啊老爷子。”

“鹤?”三日月听不清鹤丸在说什么。

“好啦老爷子!”鹤丸转过头去,只留给三日月看他发红的耳根,“……答应你就是了啊。”

“哈哈哈哈哈。”三日月笑弯了一双眼,“老人家今天很开心啊。”说着,三日月拉过鹤丸的手,在白皙的手背上落下一吻,随即轻声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我的鹤。”

“……嘛嘛。”就让你,也染上鹤的颜色吧。鹤丸这么想着,嘴角不禁勾起。

三日后。

“砰!”刺耳的枪声响起,鹤丸躲在墙后,原本英俊干净的脸上满是灰尘与污垢,警服也变得脏兮兮,只有一双金色的眸子亮得可怕。

“咔!”鹤丸拉着保险栓,冲前面喊道:“光坊!你没事吧?”

“我没事!人质还在他们手上!”烛台切光忠顾不得回头看他,一边射击一边回答,“他们还有四个人!已经没有子弹了!我的子弹也要用完了!怎么一期他们还不来!”

“咔咔!”鹤丸国永扣动着扳机,弹匣已经空了。他皱着眉,把枪往地上狠狠一甩,随即抽出别在腰间的白色太刀,喊道:“人我来解决!你去救人质!”

“鹤丸,别冲动!”烛台切光忠大惊,“支援马上就来了!快回来!这是命令!”

“人质等不了了!”鹤丸挥舞着白色的太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凌厉的弧度,随着太刀的挥动,惨叫随之响起,“快!”

烛台切光忠咬咬牙,趁着敌人方针大乱将人质一把拉过,躲向安全地带。

“啊啊啊啊!!去死吧!”罪犯红了眼,挥着匕首向鹤丸冲了过来,还没近身就被鹤丸一刀砍倒在地,发出痛苦的惨叫。

“鹤丸!光忠!”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至近,一期一振终于带着人手匆匆赶来,同来的还有风尘仆仆的三日月。恶战已经结束,他们看见的只有染血的鹤丸和一地的罪犯。

“……都结束了啊。”鹤丸低头将刀收人刀鞘,然后抬头看着三日月,露出了微笑。

三日月唇角还未来得及扬起,双眼突然瞪大,眼中竟流露出鹤丸从未见过的恐惧与震怒。

“鹤丸!!”他看着鹤丸国永的身后厉声吼道,“快躲开!!!”

来不及了。

鹤丸背后已经倒下的罪犯狞笑着,用尽全力,扣动了扳机。

那是最后一颗子弹。

“砰!!”

鹤丸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那里多了一个血洞,正源源不断的往外涌血。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喃喃。意识随着鲜血的涌出而渐渐模糊,到最后,只记得又响起了枪声,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不到几秒,他被搂入一个温暖却颤抖着的怀抱。

“鹤……你醒醒,不要闭眼,不要睡,和我说说话,别睡,求你了……”鹤丸国永听见那向来冷静温和的声音中头一次带上了恐惧。鹤丸张了张嘴,想嘲笑三日月,笑他也有不淡定的时候,却没有力气了。

哟,被吓到了吗?鹤丸想着,意识渐渐消失。

别害怕啊,老爷子,我没事的,真的。我会好的……我们还没有去意大利呢……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真的可能去不了了啊……真是抱歉。鹤丸迷迷糊糊的想着,想抬手抚上三日月的脸,手指动了动,终究还是没能抬起来。

三日月,三日月宗近…………抱歉。

鹤丸阖上了沉重的眼皮。

太累了……抱歉呐三日月。

让我先睡一会儿吧。

五个月后。

三日月宗近坐在病床前,喃喃道:“鹤哟,你什么时候才能醒呢。”

躺在床上的鹤丸紧闭双眼,毫无反应。

“鹤哟……老爷爷想你了……起来和老人家说说话吧。”

“……鹤哟,春天已经到了,还不醒来吗?”

“鹤哟……”三日月宗近话未落音,一个枕头就砸到了他的身上。

鹤丸坐起身来,怒气冲冲的道:“还让不让人睡午觉了!”

“鹤哟,已经下午三点半了唷。”三日月宗近笑眯眯的将枕头接住,垫在了鹤丸的背后。

“……我是病人!”鹤丸继续炸毛。

鹤哟,你已经在医院呆了四个月了。三日月笑眯眯地想着,说出来的却是“鹤不和我说话我会伤心的唷”这种赖皮的话。

鹤丸无奈的摇摇头,发来一会儿呆,才笑眯眯地道:“三日月。”

“嗯?”

“三日月。”

“嗯。”

“三日月。”

“鹤哟,我在。”

“我今天很开心。”

“为什么?”

“啊啊……因为……”

我做了一个关于你的梦。一个好梦。

“我好像……”

“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呢。”

你们要吃be我偏偏不给你们吃哈哈哈哈哈哈哈嗝!!!有没有被吓到!!!

第一次写三日鹤沙雕文笔请多多见谅。

手机码字真的好辛苦,嗝。

吃文愉快,嗝。

嗝。
明天02:50之前够20赞我就死也给你们写出来,嗝。
三日鹤万岁!!!

幸运(上)

今天受到了点刺激
所以憋不住了
就算是辣鸡文手也要发泄一下
吐槽完毕,开始正文
三日月宗近×审神者
生子注意
ooc算我的
婶有名字
文笔不好请原谅,如有雷同算我的,哼唧

亓官韵姬看在几上那碗浓到几乎固体化的汤药,冷冷地看着坐在她对面笑眯眯的女人,开口道:“很开心吧?”

那女人笑得更灿烂了。

“啊呀呀,韵大人可不能这么说呀,人家也是按照上级的命令办事呢。”女人眯着一对丹凤眼,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毕竟您肚子里的孩子,可是那把‘叛变刀’的子嗣呢。虽然说我也很不忍心,但是——”女人依旧笑着,声音却阴沉了下来,不带一丝笑意,“他必须死。”

亓官韵姬笑了:“那你怎么知道他是叛变者呢?”

“和敌对阵营私通,算不算?”女人身后的黑衣男子回答,“凤大人何须与她啰嗦。”

“无稽之谈!”韵姬沉声喝道,一双葳蕤凤目中怒气升腾,“你们闯入我的本丸,攻击我的刀剑,一句我的婚刀是叛变者,就是你们可以为所欲为的理由?!暗凤!”

“啊呀呀,韵大人。”名叫暗凤的女人笑得更欢了,“这可由不得您了。您是自己喝,还是我服侍您喝下去呢——这碗堕胎药?”

韵姬放在膝上的手早已渗出冷汗,肚子中的孩子或许感受到母亲的不安,轻轻的踢了一下母亲的肚子。

亓官韵姬,2539号本丸审神者,年19岁,婚刀三日月宗近。

不止这些。

她的哥哥亓官韵明也是一名审神者,亦是时之政府的高层。

韵姬的手不禁微微颤抖。

她想起那天向兄长坦白她与三日月宗近恋情的那一天。

“你疯了?!”俊美却白发苍苍的青年男子怒声喝道,“我早就和你说过 不要对付丧神有任何过分的接触!你是闲到没有事做吗!亓官韵姬!马上和他分手!”

“哥哥……”她低下头,轻声说道,“我已经……有了三日月的孩子了。”她不敢看长了她九岁的兄长。兄妹俩父母早逝,长兄如父,是兄长含辛茹苦把她带大的。

“……有孕了?”亓官韵明呆住了。他喃喃自语,仿佛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然而这的确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亓官韵姬看见她的兄长消瘦却并不瘦弱的肩膀在颤抖。

“哥,哥哥?”亓官韵姬迟疑的道,“哥哥,你别生气……我,我……”她咬咬嘴唇,又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药研……药研!”亓官韵明抬起头,厉声喊道,“药研藤四郎!”他的声音中充斥着滔天的怒气。

“大将。”一直跪坐在廊外的近侍推开了障子门,低着头,毕恭毕敬地道。

“纠集本丸内所有的极化短刀,和我去2539本丸找三日月宗近算账!”

“是。”

“不要!”亓官韵姬被惊得抖了抖,“哥哥,不要这样!”

“你闭嘴!”亓官韵明霍然起身,向来英俊清逸的脸上这时阴沉得能滴出水来,“我回来再找你算账!药研!把姬主关进卧室,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来!”

“……亓!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也是审神者!你没有资格这么对待我和我的婚刀!”亓官韵姬急了。亓是亓官韵明的审神者名。

“在你是审神者之前,你是我的妹妹!”亓官韵明冷笑着瞪了她一眼,“药研!”“是,大将。”药研藤四郎转向亓官韵姬,“姬主,多有得罪。请。”

“主人。”压切长谷部站在门口,“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让清光和安定过来看着她,让石切丸和鹤丸守在门外。”亓官韵明甩下一句话就向门外走去。

“凭什么……你就能和付丧神结缘?”亓官韵姬瞪大眼睛,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

“我和你不一样。”亓官韵明淡漠地道,转过了头。

只要杀了那振三日月宗近……他的妹妹就得救了。

亓官韵明的眼睛渐渐浑浊起来,充斥着杀气。

“姬主?!姬主!”药研惊愕的声音响起。

亓官韵明下意识的转回头。

他的瞳孔不禁放大了。

他的妹妹跌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身下的垫席一片血红。










嗝,无聊产物
有没有后续我不知道,因为不想写。
但是如果有人催的话大概会憋出来的,嗝。
emm,随缘吧,顺便庆祝挖到了博多小天使。

不知道要干什么。。。。。
准备深夜发文。。。。。
敬请期待么么哒(๑•ั็ω•็ั๑)

妄想症

乙女向

原创是绝对的

现代架空

女主有病,慎入

加州清光×女审

正文第一人称

be向注意

小学生文笔请原谅

白色。到处都是白色。单纯的白色。冰凉的白色。

“…………清光。”我不安地握紧了那只因为涂了漂亮的红色指甲油而显得更加修长白皙的手,“为什么我们会在医院?”

清光将我搂在怀里,亲昵地蹭了蹭我的脖颈:“我也不知道哟。可能是因为前两天的事 ,要留下来观察一下吧。嘛,不用担心,我在这里哟。”

说的也是呢。我笑笑,任由我可爱的恋人冲我撒娇。

三天前。 “好啦我知道啦!马上就到!”我站在马路旁边,看着车辆来来往往,准备过马路,“所以说所有东西都做好了是吧?包括花束红酒什么的…………”

“都准备好了。”电话那头的好友大和守安定不满地嘟嚷,“所以你和清光什么时候才过来啊,设计师已经等了好久了,不是和你们说了今天试婚纱的吗加州夫人。”

无视了电话传来的叨叨声,我看见了马路对面的我的恋人,加州清光。

今天的他仍然是那么的可爱又帅气。

嗯,就算隔着一条马路,我依旧可以看清他细细的小辫,还有清秀的少年脸庞。

清光的同事兼好友和泉守兼定曾经这么笑我们:“清光啊,我和你说,你们以后可不要随便去学校啊!”

“哈?”清光揽住我的肩,歪了歪脑袋,“为什么这么说?” “嘛,兼先生的意思是,你们看上去实在太年轻了,看上去就像中学生一样,去学校这种地方可是会被老师误认为是早恋的呢。”看上去也很年轻实际上最年长的崛川国广笑着解释。

“不是我们看着年轻而是和泉你这家伙看起来最老的缘故吧。”清光理了理柔顺的黑发,对和泉守兼定露出了一个挑衅般的笑容。 果然,看上去最成熟其实最年轻的兼先生炸了:“喂!加州清光!这么说话可不行!” “然而清光你的嘴这么毒什么找得到这么好的女朋友的啊。”嫌弃的声音传来,大和守安定用那双有一颗泪痣的漂亮眼睛嫌弃的看着清光。 “喂!大和守!”清光炸毛了,扑了上去,“我看你也没有女朋友啊!”

无奈地看着像两个孩子一样互掐的人,崛川国广笑了笑:“那么,婚期确定下来了吧?”

“是的,就在两个月以后。”我点点头。

“那么,恭喜你们了,加州夫人?”崛川国广大笑,“需要帮忙的话尽管说,毕竟————清光是我们的朋友,那,你也是。”

思绪回到了现实,我看着站在马路对面冲我微笑的恋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到他身旁。 怎么想着,我跨开步子 ,向他走了过去。我知道,现在我的眼眸里,满是他的影子。

可是离我不远的恋人神色突然变得惊恐万分。

“小心!!!”清光朝我扑了过来,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我一把推开。

刺入耳中的,是尖锐的刹车声与沉闷的撞击声。

我发出了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尖叫。

“清光——————!!”

没有人回答我。回答我的,只有路人惊恐的喊叫。

“天啊!”

“血!好多血!”

“快!快叫救护车!”

“那个司机酒驾了!”

混混沌沌中,有人喊我:“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我什么也看不见。

我只看见倒在血泊之中的我的恋人,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

有着细细小辫子的清光。

涂着好看的红色指甲油的清光。

爱撒娇的清光。

我的未婚夫清光。

清光清光清光………………

清光————!!!

耳中响起了刺耳的轰鸣声。

眼前一黑,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亲爱的,你在想什么?”恋人疑惑的声音传来,清光担忧的摸了摸我的脸,“你刚才发了好久的呆,都不理我。”

我笑了笑:“没有哦。我只是在想一下事情,抱歉。”

还好............

还好他没有事............

我恍恍惚惚地想着。

感觉到我情绪的不安,清光没有再说话,只是将我搂得更紧了。

感谢上帝,那只是一场梦,对吧?

“你没事就好。”我低低地呢喃,靠在他的肩上。







————————————分割线——————————————

“医生,我朋友她............”大和守安定看着在监护病房里抱着枕头痴痴笑的你,犹犹豫豫的问出口。

医生翻看着病历,叹了口气。

“病人因为受到的打击太大,精神受到刺激 ,将自己困在自己编织的幻想中不愿意醒来————妄想症知道吧?就是这个。”

从来都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