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方妫祊

杂食使我快乐

妄想症

乙女向

原创是绝对的

现代架空

女主有病,慎入

加州清光×女审

正文第一人称

be向注意

小学生文笔请原谅

白色。到处都是白色。单纯的白色。冰凉的白色。

“…………清光。”我不安地握紧了那只因为涂了漂亮的红色指甲油而显得更加修长白皙的手,“为什么我们会在医院?”

清光将我搂在怀里,亲昵地蹭了蹭我的脖颈:“我也不知道哟。可能是因为前两天的事 ,要留下来观察一下吧。嘛,不用担心,我在这里哟。”

说的也是呢。我笑笑,任由我可爱的恋人冲我撒娇。

三天前。 “好啦我知道啦!马上就到!”我站在马路旁边,看着车辆来来往往,准备过马路,“所以说所有东西都做好了是吧?包括花束红酒什么的…………”

“都准备好了。”电话那头的好友大和守安定不满地嘟嚷,“所以你和清光什么时候才过来啊,设计师已经等了好久了,不是和你们说了今天试婚纱的吗加州夫人。”

无视了电话传来的叨叨声,我看见了马路对面的我的恋人,加州清光。

今天的他仍然是那么的可爱又帅气。

嗯,就算隔着一条马路,我依旧可以看清他细细的小辫,还有清秀的少年脸庞。

清光的同事兼好友和泉守兼定曾经这么笑我们:“清光啊,我和你说,你们以后可不要随便去学校啊!”

“哈?”清光揽住我的肩,歪了歪脑袋,“为什么这么说?” “嘛,兼先生的意思是,你们看上去实在太年轻了,看上去就像中学生一样,去学校这种地方可是会被老师误认为是早恋的呢。”看上去也很年轻实际上最年长的崛川国广笑着解释。

“不是我们看着年轻而是和泉你这家伙看起来最老的缘故吧。”清光理了理柔顺的黑发,对和泉守兼定露出了一个挑衅般的笑容。 果然,看上去最成熟其实最年轻的兼先生炸了:“喂!加州清光!这么说话可不行!” “然而清光你的嘴这么毒什么找得到这么好的女朋友的啊。”嫌弃的声音传来,大和守安定用那双有一颗泪痣的漂亮眼睛嫌弃的看着清光。 “喂!大和守!”清光炸毛了,扑了上去,“我看你也没有女朋友啊!”

无奈地看着像两个孩子一样互掐的人,崛川国广笑了笑:“那么,婚期确定下来了吧?”

“是的,就在两个月以后。”我点点头。

“那么,恭喜你们了,加州夫人?”崛川国广大笑,“需要帮忙的话尽管说,毕竟————清光是我们的朋友,那,你也是。”

思绪回到了现实,我看着站在马路对面冲我微笑的恋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到他身旁。 怎么想着,我跨开步子 ,向他走了过去。我知道,现在我的眼眸里,满是他的影子。

可是离我不远的恋人神色突然变得惊恐万分。

“小心!!!”清光朝我扑了过来,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我一把推开。

刺入耳中的,是尖锐的刹车声与沉闷的撞击声。

我发出了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尖叫。

“清光——————!!”

没有人回答我。回答我的,只有路人惊恐的喊叫。

“天啊!”

“血!好多血!”

“快!快叫救护车!”

“那个司机酒驾了!”

混混沌沌中,有人喊我:“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我什么也看不见。

我只看见倒在血泊之中的我的恋人,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

有着细细小辫子的清光。

涂着好看的红色指甲油的清光。

爱撒娇的清光。

我的未婚夫清光。

清光清光清光………………

清光————!!!

耳中响起了刺耳的轰鸣声。

眼前一黑,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亲爱的,你在想什么?”恋人疑惑的声音传来,清光担忧的摸了摸我的脸,“你刚才发了好久的呆,都不理我。”

我笑了笑:“没有哦。我只是在想一下事情,抱歉。”

还好............

还好他没有事............

我恍恍惚惚地想着。

感觉到我情绪的不安,清光没有再说话,只是将我搂得更紧了。

感谢上帝,那只是一场梦,对吧?

“你没事就好。”我低低地呢喃,靠在他的肩上。







————————————分割线——————————————

“医生,我朋友她............”大和守安定看着在监护病房里抱着枕头痴痴笑的你,犹犹豫豫的问出口。

医生翻看着病历,叹了口气。

“病人因为受到的打击太大,精神受到刺激 ,将自己困在自己编织的幻想中不愿意醒来————妄想症知道吧?就是这个。”

从来都不是梦。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