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方妫祊

杂食使我快乐

幸运(上)

今天受到了点刺激
所以憋不住了
就算是辣鸡文手也要发泄一下
吐槽完毕,开始正文
三日月宗近×审神者
生子注意
ooc算我的
婶有名字
文笔不好请原谅,如有雷同算我的,哼唧

亓官韵姬看在几上那碗浓到几乎固体化的汤药,冷冷地看着坐在她对面笑眯眯的女人,开口道:“很开心吧?”

那女人笑得更灿烂了。

“啊呀呀,韵大人可不能这么说呀,人家也是按照上级的命令办事呢。”女人眯着一对丹凤眼,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毕竟您肚子里的孩子,可是那把‘叛变刀’的子嗣呢。虽然说我也很不忍心,但是——”女人依旧笑着,声音却阴沉了下来,不带一丝笑意,“他必须死。”

亓官韵姬笑了:“那你怎么知道他是叛变者呢?”

“和敌对阵营私通,算不算?”女人身后的黑衣男子回答,“凤大人何须与她啰嗦。”

“无稽之谈!”韵姬沉声喝道,一双葳蕤凤目中怒气升腾,“你们闯入我的本丸,攻击我的刀剑,一句我的婚刀是叛变者,就是你们可以为所欲为的理由?!暗凤!”

“啊呀呀,韵大人。”名叫暗凤的女人笑得更欢了,“这可由不得您了。您是自己喝,还是我服侍您喝下去呢——这碗堕胎药?”

韵姬放在膝上的手早已渗出冷汗,肚子中的孩子或许感受到母亲的不安,轻轻的踢了一下母亲的肚子。

亓官韵姬,2539号本丸审神者,年19岁,婚刀三日月宗近。

不止这些。

她的哥哥亓官韵明也是一名审神者,亦是时之政府的高层。

韵姬的手不禁微微颤抖。

她想起那天向兄长坦白她与三日月宗近恋情的那一天。

“你疯了?!”俊美却白发苍苍的青年男子怒声喝道,“我早就和你说过 不要对付丧神有任何过分的接触!你是闲到没有事做吗!亓官韵姬!马上和他分手!”

“哥哥……”她低下头,轻声说道,“我已经……有了三日月的孩子了。”她不敢看长了她九岁的兄长。兄妹俩父母早逝,长兄如父,是兄长含辛茹苦把她带大的。

“……有孕了?”亓官韵明呆住了。他喃喃自语,仿佛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然而这的确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亓官韵姬看见她的兄长消瘦却并不瘦弱的肩膀在颤抖。

“哥,哥哥?”亓官韵姬迟疑的道,“哥哥,你别生气……我,我……”她咬咬嘴唇,又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药研……药研!”亓官韵明抬起头,厉声喊道,“药研藤四郎!”他的声音中充斥着滔天的怒气。

“大将。”一直跪坐在廊外的近侍推开了障子门,低着头,毕恭毕敬地道。

“纠集本丸内所有的极化短刀,和我去2539本丸找三日月宗近算账!”

“是。”

“不要!”亓官韵姬被惊得抖了抖,“哥哥,不要这样!”

“你闭嘴!”亓官韵明霍然起身,向来英俊清逸的脸上这时阴沉得能滴出水来,“我回来再找你算账!药研!把姬主关进卧室,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来!”

“……亓!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也是审神者!你没有资格这么对待我和我的婚刀!”亓官韵姬急了。亓是亓官韵明的审神者名。

“在你是审神者之前,你是我的妹妹!”亓官韵明冷笑着瞪了她一眼,“药研!”“是,大将。”药研藤四郎转向亓官韵姬,“姬主,多有得罪。请。”

“主人。”压切长谷部站在门口,“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让清光和安定过来看着她,让石切丸和鹤丸守在门外。”亓官韵明甩下一句话就向门外走去。

“凭什么……你就能和付丧神结缘?”亓官韵姬瞪大眼睛,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

“我和你不一样。”亓官韵明淡漠地道,转过了头。

只要杀了那振三日月宗近……他的妹妹就得救了。

亓官韵明的眼睛渐渐浑浊起来,充斥着杀气。

“姬主?!姬主!”药研惊愕的声音响起。

亓官韵明下意识的转回头。

他的瞳孔不禁放大了。

他的妹妹跌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身下的垫席一片血红。










嗝,无聊产物
有没有后续我不知道,因为不想写。
但是如果有人催的话大概会憋出来的,嗝。
emm,随缘吧,顺便庆祝挖到了博多小天使。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