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方妫祊

杂食使我快乐

破二十赞的文

玩儿大了,好吧,我承诺的过二十赞的文来了。

本人辣鸡文笔,各位大佬体谅体谅我。

限定首尾文,cp为法医三日月宗近and特警鹤丸国永。

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当鹤丸国永在午后的图书馆醒来,睡眼惺忪地看着安安静静坐在他对面看书的人时,他恍惚的想着。也许在鹤丸国永眼里,一见钟情并不只是指第一次见面,而是指每次睁开眼看见心爱的恋人的感觉。

察觉到他过于灼热的目光,对面的人摘下金丝边眼镜,抬起头来。

鹤丸国永看见那个人盛着弯月的绀蓝色双眼里映出了两个小小的自己 。

“鹤哟,”三日月宗近放下手中的人体结构书,伸过手来揉了揉鹤丸国永有些凌乱的白色发丝,笑眯眯地开口道,“已经下午三点了唷。”

“啊呜————”鹤丸国永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三点了啊……我睡了多久啊老爷子?”

三日月宗近仍是笑眯眯地,没有说话,等鹤丸伸完懒腰,才悠悠地道,“今天天气不错啊,是吧?”

“是是————”鹤丸连声应道,心中无奈。

“鹤明天好像有任务?”三日月问道。鹤丸点点头,不禁抱怨道,“说什么要参加一次追捕行动……真是的,好不容易闲着……三日月你最近倒是闲得很,莺丸没有找你去喝茶?”

“哦呀,莺丸啊…………”三日月淡定的喝着保温杯里的热茶,微微一笑,“大包平最近接了一个连环凶杀案,他组里的法医是个刚刚毕业的本科生,忙不过来,莺丸就去帮忙了。”

“那你呢?”

“哦呀,鹤是忘了吗?”三日月放下保温杯,笑吟吟地看着鹤丸,“老人家我刚刚帮一期破了案子,现在药研过去了老人家我才能歇歇啊。嘛嘛,人老了总不能一直干活吧?”

……可是你今年才三十不到。

鹤丸忍着没有说出声。

他能有什么办法,恋人是一个正值青年赫赫有名的顶级法医,看似俊美温和但实际上却是一个智能手机都用不好的标准老年人。

啊,好绝望。

可是自己的恋人总得留点面子是不是?

“……三日月。”

“嗯?”

“为什么我们好不容易约一次会偏偏要来图书馆的自习室啊!”鹤丸疯了。

“嘛嘛。”三日月不紧不慢的解释着,“我看见鹤看起来很困嘛,叫你回去睡觉你肯定又不肯,我知道你一来图书室就犯困,就带你来这里睡觉了。鹤哟,难道你在怪老爷爷老了,都走不动了?”后面的一句话,竟然还带上了一丝丝委屈。

“…………我的错我的错。”鹤丸国永,完败。

“…………三日月。”鹤丸放轻了声音。

“嗯?”

鹤丸漫不经心的翻着实木书桌上的书,轻声道:“过了这次任务我有一个长假,到时候我们去散散心吧?”

“鹤想去哪里?”三日月的手翻过一页书。

“意大利?”鹤丸想了想,“老爷子你不是很喜欢茶点么……那就去意大利尝尝意大利的点心吧。”

“我听鹤的。”三日月笑笑。

安静了半分钟。

“……”鹤丸泄了气似的趴在桌子上,“好无聊。”

顿了顿,鹤丸坏笑着接近了三日月宗近,挑起三日月的下巴,“哟,长得不错,要不要跟鹤去快活?”

三日月微笑:“喝茶还是解剖?”

鹤丸:“…………”

三日月宗近人生爱好之三,喝茶,解剖,鹤丸国永。

三日月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将他拉近,微微一笑,凑近了他的脸,轻声道:“还是……吃你?”

鹤丸眼前突然间放大了一张俊脸。他愣愣地看着三日月眼中的新月,心脏砰砰地跳着,一时竟不知所措。

“鹤哟。”三日月笑眯眯地看着自家恋人,“脸红了啊,哈哈哈哈哈。”

“……”鹤丸不自在的转过头去,嘴硬的应道,“热的!”

哦呀,可是鹤哟,现在是秋天啊。三日月仍是笑眯眯地没有说出来,给鹤丸留足了面子。

真是的老爷子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鹤丸转过头,耳尖发烫。

“……鹤哟。”三日月合上手中的书,抬眼认真的看着鹤丸。

“……怎么了。”突然正经什么的好吓人啊。鹤丸默默的想着。

三日月看着他,顿了顿,道:“等你回来……我们就去结婚吧。”

“……”

“鹤?”三日月看起来还是那副笑眯眯的老年人样子,但是——怎么可能不紧张。

“……真是的。”鹤丸别扭的小声喃喃道,“哪有这么求婚的啊老爷子。”

“鹤?”三日月听不清鹤丸在说什么。

“好啦老爷子!”鹤丸转过头去,只留给三日月看他发红的耳根,“……答应你就是了啊。”

“哈哈哈哈哈。”三日月笑弯了一双眼,“老人家今天很开心啊。”说着,三日月拉过鹤丸的手,在白皙的手背上落下一吻,随即轻声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我的鹤。”

“……嘛嘛。”就让你,也染上鹤的颜色吧。鹤丸这么想着,嘴角不禁勾起。

三日后。

“砰!”刺耳的枪声响起,鹤丸躲在墙后,原本英俊干净的脸上满是灰尘与污垢,警服也变得脏兮兮,只有一双金色的眸子亮得可怕。

“咔!”鹤丸拉着保险栓,冲前面喊道:“光坊!你没事吧?”

“我没事!人质还在他们手上!”烛台切光忠顾不得回头看他,一边射击一边回答,“他们还有四个人!已经没有子弹了!我的子弹也要用完了!怎么一期他们还不来!”

“咔咔!”鹤丸国永扣动着扳机,弹匣已经空了。他皱着眉,把枪往地上狠狠一甩,随即抽出别在腰间的白色太刀,喊道:“人我来解决!你去救人质!”

“鹤丸,别冲动!”烛台切光忠大惊,“支援马上就来了!快回来!这是命令!”

“人质等不了了!”鹤丸挥舞着白色的太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凌厉的弧度,随着太刀的挥动,惨叫随之响起,“快!”

烛台切光忠咬咬牙,趁着敌人方针大乱将人质一把拉过,躲向安全地带。

“啊啊啊啊!!去死吧!”罪犯红了眼,挥着匕首向鹤丸冲了过来,还没近身就被鹤丸一刀砍倒在地,发出痛苦的惨叫。

“鹤丸!光忠!”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至近,一期一振终于带着人手匆匆赶来,同来的还有风尘仆仆的三日月。恶战已经结束,他们看见的只有染血的鹤丸和一地的罪犯。

“……都结束了啊。”鹤丸低头将刀收人刀鞘,然后抬头看着三日月,露出了微笑。

三日月唇角还未来得及扬起,双眼突然瞪大,眼中竟流露出鹤丸从未见过的恐惧与震怒。

“鹤丸!!”他看着鹤丸国永的身后厉声吼道,“快躲开!!!”

来不及了。

鹤丸背后已经倒下的罪犯狞笑着,用尽全力,扣动了扳机。

那是最后一颗子弹。

“砰!!”

鹤丸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那里多了一个血洞,正源源不断的往外涌血。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喃喃。意识随着鲜血的涌出而渐渐模糊,到最后,只记得又响起了枪声,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不到几秒,他被搂入一个温暖却颤抖着的怀抱。

“鹤……你醒醒,不要闭眼,不要睡,和我说说话,别睡,求你了……”鹤丸国永听见那向来冷静温和的声音中头一次带上了恐惧。鹤丸张了张嘴,想嘲笑三日月,笑他也有不淡定的时候,却没有力气了。

哟,被吓到了吗?鹤丸想着,意识渐渐消失。

别害怕啊,老爷子,我没事的,真的。我会好的……我们还没有去意大利呢……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真的可能去不了了啊……真是抱歉。鹤丸迷迷糊糊的想着,想抬手抚上三日月的脸,手指动了动,终究还是没能抬起来。

三日月,三日月宗近…………抱歉。

鹤丸阖上了沉重的眼皮。

太累了……抱歉呐三日月。

让我先睡一会儿吧。

五个月后。

三日月宗近坐在病床前,喃喃道:“鹤哟,你什么时候才能醒呢。”

躺在床上的鹤丸紧闭双眼,毫无反应。

“鹤哟……老爷爷想你了……起来和老人家说说话吧。”

“……鹤哟,春天已经到了,还不醒来吗?”

“鹤哟……”三日月宗近话未落音,一个枕头就砸到了他的身上。

鹤丸坐起身来,怒气冲冲的道:“还让不让人睡午觉了!”

“鹤哟,已经下午三点半了唷。”三日月宗近笑眯眯的将枕头接住,垫在了鹤丸的背后。

“……我是病人!”鹤丸继续炸毛。

鹤哟,你已经在医院呆了四个月了。三日月笑眯眯地想着,说出来的却是“鹤不和我说话我会伤心的唷”这种赖皮的话。

鹤丸无奈的摇摇头,发来一会儿呆,才笑眯眯地道:“三日月。”

“嗯?”

“三日月。”

“嗯。”

“三日月。”

“鹤哟,我在。”

“我今天很开心。”

“为什么?”

“啊啊……因为……”

我做了一个关于你的梦。一个好梦。

“我好像……”

“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呢。”

你们要吃be我偏偏不给你们吃哈哈哈哈哈哈哈嗝!!!有没有被吓到!!!

第一次写三日鹤沙雕文笔请多多见谅。

手机码字真的好辛苦,嗝。

吃文愉快,嗝。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