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方妫祊

杂食使我快乐

病名为爱 1(abo向)

三日鹤abo

精神科医生爷×精神病(?)球形关节人偶师鹤

未来架空paro

我觉得其实我才是那个神经病😓

灵感来自《病名为爱》

三月的风是可爱的,前提是在晴天。

初春的天空碧蓝如洗,蓝得干净又纯粹,如果仔细去看,却又看不出什么来,甚至还会让人觉得有点恍惚。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天空中不时有北归的飞鸟路过,尽情地翱翔着,不知疲倦。

空气还是微冷的,似掺着薄荷,却又有着比薄荷更冰冷的味道——嗅不出来的,只是那凉凉的感觉会在鼻腔肆意蔓延,将你仅有的一点困意噬咬得一无所剩,只留下属于初春的微微寒意。街道边的初雪已经开始融化,洁白无瑕的雪堆积在道路上与乌色的石砖相互衬托出令人无法忽视的色调,在并不温暖甚至可以说带着微凉温度的暖黄色阳光下慢慢融化成透明的液体,缓缓地顺着石砖的缝隙流向不知名的地方。

正是清晨,一名穿着白色大衣的女子看见迎面走来的年轻男子,哈出一口热气,热情地打了个招呼:“三条医生,早啊。”

身材高大的男子微微颔首,绀蓝色的短发随着他的动作轻晃着,左侧稍长的发丝随风贴在他的脸上。

“早上好,入江小姐。”三日月宗近微笑着站定在入江小姐的面前,“是刚值过夜班吗?辛苦了。”

入江小姐笑得眯起了眼睛:“啊啦,您太客气了,三条医生。您看上去很精神啊。”

三日月宗近表情不变地回答:“嘛,毕竟早晨是一天最美好的时候呢。哈哈哈,是吧,入江小姐?”

入江小姐点了点头,微微鞠了一躬:“我还有事,那么先失陪了。”

“再会。”三日月宗近仍是云淡风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向前方走去。

“……真是吓死我了,一大早就遇见三条医生。”入江小姐看着渐渐走远的三日月宗近,抬手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冷汗,然后仰起头眯着眼望向距离她百米远的高高的白色建筑,“真是佩服他啊。毕竟,不是谁都能像他一样,天天在这种地方工作还能这么淡定,并且能取得这么大成就的啊。真的是……了不起的alpha呢,三条医生。”入江小姐朝冻僵了的手哈了口气,理了理围巾,匆匆离开。

三日月宗近在走入那栋高高的白色建筑之后,一边走向电梯,一边回应着人们的问候。

“早上好,三条医生。”

“早。”

“三条医生早呀!”

“早。”

三日月宗近维持着自己温和又疏离的微笑,走进了电梯。跟在他后面的另一个男医生抱着病历夹,毕恭毕敬地向三日月微微躬身,然后站直,语气冷静地开口:“早安,三条医生。”

“早,森下。”三日月宗近还是那副笑容。

“现在向您报告昨晚的情况。”森下打开了病历夹,语气淡漠,“一至二十五病房一切正常,二十六病房的病人昨夜23:47分病发,三级抑郁,今早凌晨0:02分因压制无效注射镇静剂,预计下午17:25分醒来。三十五病房的病人……”

“好了。”三日月抬了抬手,漫不经心地看了看电梯里的镜子,“这些事情交给其他医生就好了。医院雇用他们不是让他们只来打镇静剂的。还有什么事吗?”

“叮————”电梯的门开了,三日月宗近大步跨出电梯,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还有一件事——”森下跟在他的后面。

“嗯?”三日月宗近将外衣脱下挂在衣架上,又取下白色大褂,对着穿衣镜穿上。

“今天院里要进一名新病人……”

“嗯。”三日月宗近颔首表示他在听,修长白皙的手指慢条斯理地理着有些乱的衣领。

“是小乌丸院长亲自吩咐对这名病人开启vip服务的。”

“……”三日月的手一顿。过了几秒,他才慢悠悠地拿起放在眼镜架上的金丝边眼镜戴上。

“并且将他分配到您的管辖下。”

“……哈哈哈,真的是……”三日月宗近转过身,发出了标志性的笑声,“院长他有说什么吗?”

“并没有,只是说让您好好照顾他。”森下又翻了一页病历,“病人叫鹤丸国永,是一名男性omega。”

“是吗…………”三日月宗近沉吟片刻,“我去看看吧,你不用跟着我了。他在几楼?”“七楼。”

三日月宗近眯了眯眼睛,眼中的两弦弯月更加饱满了。

来到这里的,可基本都是异类。

嘛嘛,不管如何,鹤丸国永 ,欢迎来到爱氏综合精神病症研究总部。

爱啊……爱……一个在千年前多么流行、多么泛滥的字啊。

现在是西元3071年。

欢迎来到“病名为爱”的世界。

——————————————————————————————
啊啊啊啊我快写疯了!!一个晚上没睡!!

文章大纲估计是在千年后的世界,“爱”已经被归为精神病的世界。

大纲……大纲……我尽量今天发出来……我现在好困……我要去睡觉…………

困困困

辣鸡文笔多多包含

评论(1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