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方妫祊

杂食使我快乐

病名为爱 2(abo向)

三日鹤abo

精神科医生爷×精神病(?)球形关节人偶师鹤

未来架空paro

如果你生活在一个将爱情定义为精神疾病的世界,你会如何?

在三十一世纪,科技高速发展,人类婚姻依靠智能AI根据人类契合度匹配。

在此时,千年前人们所崇尚的感情“爱”已经被医学界判断为精神疾病。这种病全称为爱氏综合精神征,临床表现为情绪波动大、病人精神状态极不稳定。自从这种病被发现,不知有多少人毁了一生。

三日月宗近走在医院的走廊上,低头翻看着病历,边走边问:“做了例行检查没有?”

森下跟在三日月宗近身后,波澜不惊地回答:“没有。因为病人说他还有事,所以要求推迟检查的时间。”

“推迟到什么时候?”

“他说看他心情……”森下看着三日月宗近停下来的步伐,识相地闭上了嘴。

三日月宗近转过身看着森下,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的表情令人猜不透:“这里可是医院,病人说什么你们就听什么,要你们有什么用呢?”

森下看着三日月宗近,低声回道:“抱歉,可是这是院长的安排,三条医生。”一滴冷汗顺着他的脸悄然滑落。在整个医院,最不能惹的,莫不过就是三日月宗近。

明明有着令人瞩目与惊艳的容颜,但却被传闻是某个大家族的继承人,不知为何来到这里任职,年纪轻轻就当上主任,虽然平时都是笑眯眯的,却没有人敢得罪。

不仅仅容貌过人,能力也是别人远远不及的。

如今他见过的,容貌能与三条医生并肩的,只有那位了……

刚刚来到医院的,那位神秘的病人,鹤丸国永。

说是病人,可是身上一点都看不出有精神疾病的样子。

也难怪……有这种病的人,有多少个初次看上去不正常的?森下暗自摇了摇头。

“院长说的啊……哈哈哈。”三日月宗近笑得爽朗,“那麻烦森下你去和院长说一声,等我忙完这位病人的事,就去找他一趟。麻烦你了。”

“是。”

三日月宗近依旧是笑眯眯的表情,淡然地看着森下离开,然后转过身,继续向目的地走去。

鹤丸国永吗……如此受小乌丸重视的病人,倒是第一次遇见啊。

鹤丸国永,男性omega,二十三岁,在一次家庭健康检查中结合之前生活的状态被怀疑患上爱氏综合精神征,在确诊后被父母送来这里——国内最有名的爱氏综合征治疗医院——爱氏综合精神征研究中心,希望他得以愈全。

但是啊……没有这么简单的啊。

爱氏综合精神征是目前令人类最为无奈和头疼的疾病,在患了艾滋病和患上感冒一样好治愈的现世,爱氏综合精神征正如千年前的艾滋病一样 令人们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艾滋病是由病毒引起的身体机构缺陷疾病,可以通过药物进行治疗,可是爱氏综合精神征不一样。

这是精神疾病,说白了就是心病,不可能通过药物进行治疗,也不可能用药物治疗好。

爱氏综合精神征有高达百分之九十的死亡率,而死者大部分是自杀,还有小部分是因为郁结于心而导致身体机构崩溃。

即使是他,也只是能稳定病人的情绪,尽量降低自杀自残率而已。

爱氏综合精神征是一种很荒谬的病。

但是想要治愈这种疾病的想法更加可笑,也更加可悲。

想要得到得不到的东西,久久的求而不得,也见不到想要见的人……进而渐渐变得焦虑忧郁,精神状态极差。

爱氏综合精神征……无论是千年前话说现在,病因都只有一个。

爱上了别人。

而在这个视爱情为洪水猛兽的时代,婚姻都是靠智能AI匹配,怎么可能容忍得了爱情的存在。

治愈这种病的唯一方法,就是让病人不再爱自己所爱的人。

但是这可能吗?在情感稀薄得可怜的今天,放弃自己心中的信仰。

那还不如一直沉沦下去,直至死亡。

三日月宗近缓缓勾起一个饶有兴味的笑容,慢慢的向病房走去。他那有着和夜空一样深沉颜色的眼中,那抹本就明亮的金色弯月愈发耀眼。

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别人的悲喜,也是一种趣味啊。

那么……鹤丸国永?

你将带给我什么样的惊喜呢?以你神秘的姿态。

我很期待。

鹤丸国永坐在工作台前,就着明媚的阳光,神色安详而淡然的看着手中快要成型的粘土,左手握着的刻刀灵活地在粘土上游动,片刻便刮下了一片厚厚的粘土,原本看不出形状的土块一眨眼就显露出了流畅而优美的线条。

鹤丸国永的工作台很大,直径一米五的楠木桌子靠在一米宽的窗子的正前方,初春微凉的阳光透过透明的玻璃温柔地抚上鹤丸国永的上半身,为他苍白的脸庞添上一分生气。

“勾线笔放在哪儿了……”鹤丸国永边喃喃边翻找着自己的工作台,然后手一顿,“啊,找到了。”修长却比脸色更加苍白的手捻起细长的深蓝色勾线笔,在调色盘上沾了沾,便在粘土上画了上去。

“叩叩叩。”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响起,鹤丸国永正在勾线的手猛地一抖,差点毁了即将勾勒好的完美图案。正握着笔的手指紧紧地捏着笔杆,原本就不红润的指尖微微泛白,表现出手指主人的极大不满。

静了一瞬,鹤丸国永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物件,微微闭了闭眼,然后迅速睁开,深吸一口气,才开口道:“请进。”

红木双扇门被打开了一半,年轻的beta护士探了个头进来:“国永先生现在方便吗?您的主治医生想见见您。”

鹤丸从转椅上站上起来,笑着对护士点点头:“麻烦了,请他进来吧。”

护士往走廊外退了两步,转过头说道:“三条医生,请进。”

鹤丸还没有反应过来,三日月走进了病房,温和地笑着,眼中却闪过一丝诧异。

这个鹤丸国永……意外的长得不错。

金色如同满月的眸子并不失灵动;五官甚至可以与三日月媲美;发色是纯粹的白色,后脑的发丝稍长而微翘,暖黄色的阳光撒在上面,给他染上了一层温暖而耀眼的颜色;唯一不足的只有他的肤色略过苍白甚至是有些透明,手腕处的静脉血管要比正常人明显很多。

鹤丸国永也在打量着三日月宗近。

长得不错啊。鹤丸国永默默地想着。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比他差,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面前这个男人的气质实在是比他好太多。

沉稳,优雅,有风度。

“你好,国永先生。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你可以叫我三条医生,也可以叫我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的表情并没有受到思维的影响,温和的微笑恰到好处地浮现在脸上。他向鹤丸伸出右手,看上去挑不出一丝毛病。

“……叫我鹤丸就好。”鹤丸国永犹豫片刻,还是轻轻握上了三日月宗近的手。

客套了几句话,三日月宗近开门见山:“鹤丸为什么没有去做例行检查呢?”

“啊……我在工作。”鹤丸轻笑,眼底一片漠然,“我不是很喜欢我在工作的时候被人打搅。当初我答应我家人来这里的条件是除了特殊情况,没有任何人可以限制我的任何自由。”

“是吗?那么真是抱歉,打搅到你做事了,哈哈哈。”三日月宗近微笑。

鹤丸也微笑。

真的是完全没有任何诚意的道歉啊。

“哪里哪里,不碍事。”可是必要的客气还是要有的,鹤丸在心中叹了口气。

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

看来完全不记得我呢,三日月。

待三日月走后,鹤丸坐回到工作台前,心不在焉地捻起勾线笔,苦笑着,继续刚刚没有完成的事。

可是我还记得你。

而且一记就记了好多年。















     —————————————————————————

感觉越写越乱了怎么办😂😂
我现在有点慌
说实话你们看得懂吗(捂脸)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