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方妫祊

杂食使我快乐

病名为爱 3(abo向)

三日鹤abo

精神科医生爷×精神病(?)球形关节人偶师鹤

未来架空paro

鹤丸国永看上去像个乖巧的孩子。

但他并不是。

鹤丸国永像一只白鹤。对于白鹤来说,无论什么都比不过自由。白鹤是在湛蓝天空自由飞翔的上天宠爱的生灵,应该在月下的平静湖泊中舒展着洁白的羽翼,优雅地在水中漫步,高傲地仰起头平静地凝视着天上的明月,而不是像被圈养的家禽一般被成群地关在笼子里,又脏又臭地被人囚禁着,无奈地等待被人宰杀的命运降临在自己头上。

十七岁的鹤丸国永看着坐在对面笑容可以称得上谄媚的同龄男生,姿态优雅地低头看着自己在用小瓷勺搅拌的还在溢出热气的蓝山咖啡,笑容恰到好处地挂在脸上,如同金色满月的眸子里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讥讽。

百分之七十五的契合度啊……并不算高,但也不低了。

但是这并不能让他满意,毕竟对方可不是冲着这点契合度来的,而是冲着这他五条长子的身份来的。

坐在他对面那面容勉强可以称的上是俊朗的同龄少年扬起自认为阳光开朗的笑容,开口问道:“五条同学你考虑得怎么样?”

值得讽刺的是,这个人还是他的同班同学。鹤丸是姓五条不错,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在外面正式的名字是鹤丸国永 而不是五条鹤丸。

面前这个男生家中有一个不大不小的企业,现在正在事业上升阶段,如果这个男生成功和鹤丸匹配,那么他家中的企业前程必将一片光明。

可是啊……这个男生平时在学校虽不算趾高气扬,但是平时和同学相处的时候,总会不经意间流露出高人一等的样子。

鹤丸国永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咖啡,看向男生,在男生殷切的目光中叹了口气,声音里带着疏离的笑意:“佐藤君,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这……这么早就下定论不够明智啊,五条同学。”佐藤明显慌了神。他的父亲在他与鹤丸国永见面之前就叮嘱过他,一定要把鹤丸国永与他的关系确定下来,这样家中的企业就可以因为得到五条的提携而平步青云,前途一片光明。

“我记得佐藤君在学校都是叫我国永同学的。”鹤丸笑着看向额头直冒冷汗的佐藤,“我可没有说过我姓五条啊。”

鹤丸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好学生,成绩优秀的他性格活泼开朗,喜欢恶作剧,但是每次被他恶作剧的同学都生不起气,因为他永远都会在恶作剧之后笑嘻嘻地和你道歉:“吓到你了吗?哈哈哈,抱歉抱歉。”他眼中的真诚让你生不起气,因为鹤丸的恶作剧都是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所以大家都是说他几句就没了脾气,老师对于这个成绩优异的学生也宠爱得要紧,只要不是闹出什么大事都随他去闹。

在大家眼里鹤丸是一个活泼阳光的喜欢开玩笑的优等生,无论和谁相处都没有任何优等生的架子,但是那不过是他们看上去的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心里住着一只鹤。没有人知道。

白鹤是如此高傲自矜的生灵,怎么可能屑与被尘世的污浊所束缚。

“嗒。”鹤丸国永放下咖啡杯,金色的眼睛似笑非笑地撇了眼佐藤并站起身来,“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失陪了。再见,佐藤君。”没有理会佐藤急切的挽留,鹤丸国永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偏僻的咖啡馆。

“无聊。”鹤丸国永喃喃道,走出了咖啡馆所在的小巷。

“三日月你的专业课又是优吗?”小狐丸漫不经心地翻看着手中的书,听见坐在他对面的三日月轻笑,忍不住说道,“你这个专业的优有多难拿你知道吧?鸣狐说骨喰都是勉强才拿到的优……你是不是又旷课了?”

“嘛。”三日月宗近看向窗外,坐在咖啡馆二楼的落地窗旁可以将外面的景色看得清清楚楚。三日月看了一会儿,又转过头对坐在小狐丸身边正在吃蓝莓慕斯的包丁藤四郎笑眯眯地说道,“这里的点心怎么样?”

“还好……”包丁藤四郎嘴里嚼着蛋糕含糊不清地回答。

“包丁你……”小狐丸有点无力,“你一期哥说过不准你吃这么多甜点的……等一下鸣狐来接你的时候我又要被说了。”

三日月宗近倒是淡定地喝了口热茶,顿了顿,才又开口道:“说起来,你和鸣狐的事,确定下来吗?”

“啊……这个倒是已经确定了。”小狐丸愣了愣。包丁在一旁接口说道:“是药研哥帮的忙哦。”

“哦呀,这样啊。”三日月宗近笑了,“哈哈哈,药研侵改AI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啊。”因为是在包厢里,而且这家店墙壁的隔音效果也很不错,所以三日月宗近才会这么丝毫不在意地说出来。

鸣狐是小狐丸的恋人。小狐丸一直喜欢着鸣狐,虽然两人一个是alpha一个是omega理应可以结合,但是因为政府那边智能AI对两人契合度的检测一直不满结合最低标准的百分之五十而不允许他们结合,所以两人一直没有公开恋情。毕竟两人的家族都是名门望族,如果强行违背智能AI的决定不仅会引起政府的不满,还会在民众中留下大家族因恃权而无视法律的不良印象。虽然三条并不惧怕政府,但是民如水般能盛舟亦能覆舟,聪明的三条家绝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威胁撼动到三条家的利益与深厚的根基。

“修改到了百分之七十二。”小狐敛眸喝了口咖啡,语气淡淡,“毕竟之前的契合度那么低,太高话容易出纰漏,而且这样即使被发现了政府那群老家伙也说不了什么。”

“三日月。”包丁终于吃完了甜点,抬起头问道,“鸣狐和小狐丸这样子,算不算你们说的爱氏综合精神征?”

“并不是哦。不一样的。”三日月看上去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小孩子不需要知道这么多,不然以后会吃不到点心的。”看见包丁吓得一张小脸大惊失色,三日月不知为什么心情好了一些,但是只不过一瞬就又沉了下去。

其实在这个时代,像因两情相悦而结合的人并不在少数,他们是幸运的,至少是在互相喜欢的情况下服从政府的安排在一起。而小狐丸和鸣狐的契合度虽然没有达到足够的数值,但是至少他们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而那些契合度不足又两情相悦的人可没有这么幸运,如果在政府勒令他们分开的三个月之后他们还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感情,那么有一方必须依照政府的安排强制进入医院治疗,直到双方中有一方放弃这一段不合格的感情并另外接受智能AI安排的新伴侣为止,或者在医院的一方已经被治愈爱氏综合精神征。

荒谬绝伦的事情。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在自身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只有一个方法了。

让自己不爱上任何一个人。

我这辈子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

三日月宗近这么想着。

在鸣狐找来之后,小狐丸带着包丁和鸣狐离开,临走前叮嘱三日月即使不想去上课偶尔也要去签个到,不善言辞的鸣狐也点点头,表示骨喰最近想找他。三日月笑着应下,目送着小狐丸和鸣狐牵着包丁的手渐渐走远。直到看不见他们的背影了,三日月才理了理围巾,转身向一个方向走去。

三日月很庆幸今天的天气并不恶劣,因为如果下雨或者下雪的话那家喜欢的茶叶店会关门。如果不是家里的茶叶都喝完了要出来买并很巧地和小狐丸偶遇,说什么他都不会浪费好几个小时在咖啡馆里坐。相对于苦涩浓厚的咖啡和精致好看的西式甜点,他还是更喜欢颜色清亮味道温和的茶和并不十分甜腻的和菓子。不过今天天气这么好,那家卖和菓子的小店应该也在营业吧?说起来那家店的老板还是三日月的老相识,不知道他最近有没有推出最新口味的和菓子。

这么想着,三日月拐进一条阴暗的小巷。这是通往茶叶店的必经之路,冬天的阳光钻不进来,小巷里到处都是积水和杂物。

小巷还有一个岔口,里面是一条死胡同。死胡同比小巷更加阴暗,不过三日月并没有心思去理,因为再过一个小时茶叶就要关门了,如果买不到茶叶三日月今晚就得喝白开水了。

三日月记经过岔口的时候,死胡同里穿出了说话声。声音不大,隐隐约约只能听到“五条家”、“国永”、“标记”这几个词。

“啪嗒。”一滴雨水落在三日月脚边的水坑里。

“下雨了啊。”三日月愣了愣。今天茶叶是买不到了,估计到了地方也是得吃闭门羹。没有茶那和菓子也没有意义了。

三日月犹豫了片刻。

“嘛…………真的是。”三日月叹了口气,走进了死胡同,“既然买不到茶叶了,那就让我看看是谁这么倒霉吧。”








   ———————————————————————————

本来还想继续写但是没有灵感,讲真的我现在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感觉婚姻契合度这个梗还挺多人写过?2333333……下一篇随缘了,现在思路很乱。不过总之,感谢观看。

评论(6)

热度(19)